21岁半

        在北京返程的的高铁上,我写下这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文章,算是自己这几年来的思想变化以及现在最新的观念吧,纯粹属于个人经历和看法,不喜勿喷:
大三暑假以来,这小半年内去过许多许多地方,见过数不胜数的人,如果对我到目前为止的本科生涯进行一段总结,可以说:大二下开始拼命学英语是为未来开始着想,是一种学习上的革命;大三暑假两个月的腾讯实习让我真正对技术开始狂热,并开展长期的CBP计划,是一种计算机专业技术上的革命;大四寒假的志愿活动以来让我有机会在全球范围内交到朋友,并让自己的英语人格飞速成长,见识到了自己不曾遇见甚至是思考过的很多事,是一种观念上的革命。这三件事是我本科阶段最大的转折点。
        现在申请结果岌岌可危,最近连续收到三封拒信,看看自己的录取结果,仅仅只有最后的两个保底校,其他学校仍然悬而未决,换做是两年前甚至是一年前的我,早就如坐针毡慌得上蹿下跳了吧。不过我不会再像初高中时的自己,心理防线如此不堪一击,看过更大的世界后站在一个更高的视野回首看待这些事,真的就会释然了。大一大二一团糟的课程学习导致现在孱弱的GPA,在竞争如此激烈的计算机专业下被其他竞争者撞得拒信满堂是我早就该预见的结果,那么或许我就该认命了,就去乔治华盛顿读两年混个master文凭算了,但内心一直有一种声音告诉我:我不会就此停下。
我一直是一个很有计划性的人,对于未来的规划也如同苏联和天朝的五年计划一样精打细算铁板一块,做任何事情都会在心里首先预演一遍,把利弊得失全部轻度计算一下。这样的性格特质也造就了我一直以来谨小慎微的行动方针,直到现在英语人格成长到足够强大足以影响我的处事方针和人生观念时,事情突然发生了转变。
        首先关于语言人格这件事,我不是胡说八道,最早在知乎上看到过相关帖子,后来和一个法国人和韩国人都深入沟通过这个问题,掌握一门语言,身处一种语言环境是的的确确能产生一种新人格的,它与主人格相互交织影响,对自己的性格和处事方针都有巨大冲击。当然我说这么多绝不是让大家拼命学英语或是别的什么语言,那就更扯淡了,我不是语言爱好者,只是通过这个途径我仿佛打开了一扇门,让自己很想和大家分享下我的观念:
        不要轻易judge他人,不要从他人的一些日常举动来断定他到底是一个什么层次的人。永远不要因为一个人抽烟,或者非主流,或者同性恋,甚至是抽大麻就断定这个人是个混子,是个社会渣滓,是个道德上的败类,不值得给予关心,不可能做出善举,对社会永远不会有贡献。他在工作或是学术上的建树是不可能从他的生活行为上体现出来的,你在摇滚酒吧里可能碰见诺奖得主,你在图书馆也可能遇见一无是处的废物,只是概率分布的问题罢了。不要因为一个人打耳洞,一口一句fucking+noun就断定他和自己不是一路人,或许这个狂放不羁的外表下暗藏着一个十分有趣的灵魂。这样的例子真的数不胜数,但我有充分的理由可以肯定一个观点:永远不要轻易judge他人。
        人总是友善的,只要你愿意开口,总会交到很多朋友。过去我是十分害羞或是不健谈的,和别人熟络的速度也不算快,但伴随着这大半年来一路的旅程,我发现无论是中国人,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还是韩国人,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十分友善的,只要你愿意开头说一句你好或是hello,无论是一起等公交车,一起参观一个景点或是一起住在一个屋檐下,一句问候或者目光对视时的一个微笑都有可能给你带来一个朋友,过去的9个月里,从深圳香港和祖国的各地甚至是地球上除了南极洲的每个大洲我都有幸通过一个微笑或闲聊交到了朋友,其中不乏有过深度观念交换的好朋友。我真的很享受这个过程,见识过gap一年周游世界的法国兄弟,在长城上卖唱的墨西哥大哥,生活经历遍布几个国家的韩国姐姐,三个月志愿活动的美国女孩,阅人无数的房东小哥后,我在他们身上找到了年轻的活力和一种与世俗计划生活抗衡的梦想的力量。有人说我可能活在梦里,没有收入没有学业哪里来的闲心去说你好hello?那我只能说生活既然已经如此艰难了,你还要把自己内心负担的重量压在自己的身体上,岂不是更扛不起?实习时我也和众多工作压力极大的腾讯大哥和学长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一起经历过高中种种压力的同学不也坦诚相向的完美对象。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压力,有的只是自己强压给自己的紧迫感,纵然身躺铁轨面对即临的火车,也要有种闭上眼睛感受逼近气流的淡然。生活还不至于到要吃了你的地步,为什么不以微笑示人?世界是友善的,只是很多人没有发现这点而已。
        不要以为很多事情很高端自己没有能力尝试,这点同样适用于经济上。先说经济上的,很多人以为旅游或是外出游玩消费极大自己负担不起,就给自己找了个完美的借口不愿走出去,继续待在自己的舒服区内。事实上,旅游也分很多种,穷游的概念已经存在很久了,旅游绝不以物质享受为主,很可能外出的条件还远不不上自己的寝室,但自己在视野上和交际上的提升绝对比待在自己每天的舒服区高了几个级别。如果经济预算允许,你可以出省甚至出国游,不求食宿好,但求见得多行得广。如果经济拮据,周末坐个公交车去城北的公园里和晨练的人们交流几句,了解下别人不同世界的生活,这样的经济投入和精神回报比得是十分之高。除此之外,关于旅游的观念上我曾经和和尚还有过一场辩论,他认为出来旅游是度假,以休息好吃好喝好为主,不要太累。但我认为,出来旅游就应该每天把自己所有的体力全部耗尽不留一点,去体验更多的事物,食宿可以差一些但一定要见到更多的人去到更多的地方,旅游时间可以不长但每天要像战时状态一样多体验。这里的意思也不是要求走马观花开火车一样多遍历更多的景点,碰到自己喜欢的地方当然可以多待几天完全没有问题。要点是,例如晚上10点回到住宿处如果还剩20%体力我就不会睡觉,再去bar喝一杯耗尽今天所有的经济预算和体力预算才罢休,这样才是最利用时间最酣畅淋漓的旅行,这样我才会感到由心底的爽,虽然每天日行三万步,但精神上却比吸了大麻还亢奋~再说思想上,很多人不想尝试一些事物认为它们太高端完全是不愿脱离自己的舒服区,往大的说这就是典型的右派,往小了说这就是懒,没有新的尝试没有观念和行为上的突破。我一直认为突破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词之一,健身做完3组累到脱力后,如果这时候再靠意志顶1组,可能会累到缺氧呕吐,但下次再练等量时就可以适应了,这就是突破,突破了当前的身体极限;外出时碰到了一个很有眼缘的姑娘,但内心的社交恐惧症在作怪,太害羞,这时候就要顶着心虚上去说你好或是hello,这就是突破,突破了自己当前的交际极限;走夜路不敢走,蹦极跳伞不敢尝试,人多的时候演讲害羞,生活中时刻有这样的挑战,有时候就差意志强硬的一口气,就能实现一个完美的突破。过去的9个月里,我实现的突破的次数比过去20年加起来还要多,带来最直接的结果就是自己会更加自信,不会随波逐流,会有自己内心的一套benchmark,碰到新鲜事物本能反应不是害怕而是兴奋。所以,不要觉得自己不能从事什么活动,不要不敢尝试,世界上没有高端的事情,只有畏惧的内心。
        一定要有自己的一套长期计划。这里所指的长期计划不是指25岁工作,30岁结婚,35岁买车买房,这样类似五年计划一样的铁板而又腐朽的计划是缺乏灵活性的,是跟不上需求变更速度的。我计划在某公司工作5年,计划在10年内在某市买房,但搞不好2年内就跳槽移居别处了。这样五年计划般的人生规划已经被我遗弃了,跳槽工作地点甚至工作国家的频繁变动都是我预期之内的,至少30岁之前很可能会有很长一段游骑兵般的生活。我所指的长期计划是如同daemon进程一般常驻在人生后台中的,例如我现阶段的长期计划就有三个:IM, CBP和E&H,分别针对提高英语,计算机技术,以及生活视野的长期计划,里面计划了未来2年或是几年内需要掌握的技术或是需要达到的高度,定好节点,每日总结最好能写每日log,这样的提高是一步一个脚印显著可见的。没有什么事情没有什么改变是不能在长期计划巨大的威力下不能妥协的 (例如在不到新开展的E&H计划下我从一个直男癌土豹子好转了很多很多 hhhhhh 厚脸皮地大笑中)碰到自己薄弱的地方不要着急,定下为期一年以上的长期计划文火慢炖,就算是尖石都能被软贝磨成珍珠的。所以,静下心来好好制定自己的长期计划。
        永远都要保持一个谦卑的心。这个世界太大,高手如云,永远不要认为自己有所小成,到头来总有人能把你秒得渣都不剩。朋友圈子里总有人认为我很厉害,学业不错身体还行性格随和,但其实我永远只是在争我自己朋友圈子里的四分之三位,这是我自己发明的名词,就是超越自己认识人里面的75%。初中时进入了自己心中朋友内的前25%,到了高中一中高手如云又得努力争取进入新的四分之三位,大学到了交大后,大一懵逼了一年多,赶紧重新迎头赶上进入新的四分之三位,现在又认识了很多要出国的学霸,或是计算机大神,或是周游世界阅人无数的各国朋友,一个个新的四分之三位越来越难进入了。试问在自己的朋友圈内连前25%都进不了哪里来的猖狂说自己是优秀的?只能继续保持谦卑,赶一个又一个新的四分之三位。过去我总结了一个公式:自信=能力/视野。我仍然绝对这是成立的,能力越大自然越来越自信了,但是视野越大见识更多的厉害的人后才会发现自己原来so shitty。这个世界太大,时刻保持一颗谦卑的心,时刻保持危机感,才能真正做到可持续地进步,在赶一个又一个四分之三位的过程中突然回首望去,原来自己已经走了这么远了。
homephoto
        以上是最近9个月以来我最新的观念和想法,旅途中完成并且仅代表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Edward X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