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征程

从家乡九江前往上海的高铁上,我写下这篇文章,明晚就要真正意义上地奔赴远方了,想实现下承诺过的诺言吧,推送行前的最后一篇文章。(本文逻辑线较为混乱,很多有想法的时候不能够记录下来,而现在有时间写文章了也像是临时强行拼凑,导致了最近的严重低产……)

为什么选择留学?出国留学的意义绝对不仅仅是接受更高水平的教育,不仅仅是为了走出去看看世界(要知道满足这个小小的心愿所花费的时间和经济成本是巨额的),也不仅仅是为了OPT三年的捞金机会,对于我来说,或许和众多出国党的想法一致,这是一个让自己闯荡的机会。我们只身一人(或许和朋友一同)来到一片全新的大陆,靠着自己建立的人际关系网络,摒弃了国内熟悉的文化习俗、家族和社会资源、长辈帮我们已经建立好的快捷路径,来到这片完全陌生的土地,我们熟悉这里的习俗,我们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在这篇土地上打开了一个又一个人际网络和发展据点,在这里没有走后门和任人唯亲(或者被极大地弱化了),我们能爬升到什么位置,完完全全取决于自己的能力:专业技能,社交网络,适应能力。这难道不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征程吗?这辈子有多少次机会能够真正凭本事说话:高考是第一次也是很多人这一生中的唯一一次,但大学毕业了又能如何?众多清北毕业生的未来还不如继承家族企业来得快十分之一。我们在感叹投胎不易的同时,不应该对越来越严重的阶级固化作出反思吗?美国的阶级固化比国内更加严重,但我们毕竟不属于美国,留学只是一台电梯,在那片土地上付出的汗水可以为将来的爬升带来更快的收益,但前提是在美的这几年,我们必须全力以赴殚精竭虑。很感谢父母对我留学的支持和大量的经济投入,读硕士很贵,而我剖析自己后又发现自己真的不具备攻下PhD的那种对科研的热爱,只好恬不知耻地要求父母支付硕士一年半的高额学费。我能做的同时也是最应该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提升自己的实力,按照已经定下的目标全速前进, 争取进一家互联网巨头企业,利用三年OPT不仅收回留学的经济成本更重要地是释放自己全部的能量,看看到底能在这片土地上能走多远。现在,我认为已经具备了所需的一切,可以真正闯荡了,在此之前,想先回顾一下过去到底给我带来了什么?

6月25号晚收拾完东西后,准备离开生活了4年的西安交通大学,在告别了一个个陪伴了四年的兄弟后,情绪被一点点放大,最后在和b哥 紧紧相拥离别的时候,过去的点点滴滴仿佛万花筒般浮现眼前:在这片土地上,我们一起骑行过的路超过2000公里,一起爬过的山超过海拔3500米,一起举过的铁不下200次,一起吹过的牛可能一辈子都数不完……这次就是大学吧,高考前我们都按照模板式的轨迹发展,直到这四年,我们才真正拥有了自己的特质,记得自己在受刘茹老师的邀请给学弟学妹的报告上说过:本科期间最大的成就应该是真正认识了自己。离开交大的那晚在走往南门的路上,出乎意料地居然留下了4年唯一的眼泪,有对这里一切的不舍,有对母校的万分感激,更有一种强大的决心今后出去后一定不能表现得比其他人差,因为我的身上已经被烙上了XJTU的标签,就像永远不会忘记今年4月参加A会时我对中科院老师和其他名校PhD说我们是来自西安交通大学的那种爆炸的自豪感。虽然这4年也黑过母校千万次,但是自大二新任校长上任以来,我们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一股自上而下的能量和决心——尽管经历了十多年的持续下滑,但现在经由改革我们誓要找过去的交大荣光,这股决心在一百二十周年校庆的时候达到了顶点:去年的百二校庆更像一个誓师大会,在王校长的带领下全体交大人誓要用自己的一切努力擦亮这面已经有些黯淡的旗帜。这种强大的归属感已经构成了我的意志体系中中流砥柱般的中坚力量。

很多时候,我都感觉自己的某种情怀在作怪,仿佛自己给自己加戏一般,上次持续半 个月的印尼志愿者我宣称自己改变了很多西方人对国人的看法,现在我又要宣称要用一己之力让XJTU这面旗帜更加飘扬,仿佛化身一个传教士般大肆宣扬一切对我而言重要无比的团体或文化背景。这是因为偏见的确是存在的,例如美剧《硅谷》中的中国工程师杨靖被编剧塑造为西方眼中典型的中国人,戴眼镜的小眼睛,说英语口齿不清,行为举止透露对文化差异的不尊重,这种错误的印象是我在即将的留学过程中试图极力消除并纠正的。西方对我们的有很多误解,对传统习俗的误解,对我党的误解,对我们生活方式的误解,而这一切都是可以通过沟通解决的,并且我还算成功地在印尼做志愿者时实现了消除部分这种误解。这么做的目的,或许就是为了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只能向世界广播自己的那份归属感吧,归属于XJTU,归属于中国。在这里不得不说现在的社会风气逐渐地变得有些奇怪,对于那些最富有正气的举动被称为五毛或者多管闲事,小资化的生活反而成了政治正确,对于膜蛤文化甚至分不清到底是明崇还是暗讽,对于文化象征和明星审美也日趋嬉皮日韩化,难道当今这一代真的已经中气不足了吗?

这种现象归根结底或许到底是因为日子逐渐变得舒坦了,使得我们渐渐丧失了一种类似于战时状态的钢铁般的精神,这种精神容不得半点圣母般的柔软,那是一种森寒且坚不可摧的意志,就像《三体》中的罗辑面壁50年,像章北海不顾一切地坚信自己是正确的,就像维德的“前进,不择手段的前进!”。有的时候我们真的需要这种意志:你可以敲碎我的头颅,折断我的四肢,刺穿我的心脏,抽干我的血液,但你永远不可能击垮我的意志!

对于未来,我一向是乐观派,但这或多或少得益于到目前为止我并没有经历重大的人生挫折,一帆风顺的道路是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的——生活太简单了,我很轻易得就能成功。很多人都像我一样沉溺于生活的甜蜜美好中以致于那股意志的渐渐消失,失去了自己内心中的那块战斗堡垒。避免这种意志松软化的办法就是保持高度的危机感, 多结交更厉害的朋友,到头来才发现自己的渺小和可笑,才能时刻保持谦逊。对于明天的新征程,既期待又有些惶恐,并不是担心能否融入那个新的环境,而是对自己现有实力的深深忧虑,眼光放长远些,自己真的有能力和Facebook, LinkedIn, Amazon, Google的candidate竞争吗?或许未来会给出答案,不过在此之前,必然要朝着这个目标肆无忌惮地冲锋,自己到底能走多远,答案从明晚开始就由自己一天一天地揭示了。

Aug 27th 00:05, to Boston, a brand new beginning.

Edward Xu

21岁半

        在北京返程的的高铁上,我写下这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文章,算是自己这几年来的思想变化以及现在最新的观念吧,纯粹属于个人经历和看法,不喜勿喷:
大三暑假以来,这小半年内去过许多许多地方,见过数不胜数的人,如果对我到目前为止的本科生涯进行一段总结,可以说:大二下开始拼命学英语是为未来开始着想,是一种学习上的革命;大三暑假两个月的腾讯实习让我真正对技术开始狂热,并开展长期的CBP计划,是一种计算机专业技术上的革命;大四寒假的志愿活动以来让我有机会在全球范围内交到朋友,并让自己的英语人格飞速成长,见识到了自己不曾遇见甚至是思考过的很多事,是一种观念上的革命。这三件事是我本科阶段最大的转折点。
        现在申请结果岌岌可危,最近连续收到三封拒信,看看自己的录取结果,仅仅只有最后的两个保底校,其他学校仍然悬而未决,换做是两年前甚至是一年前的我,早就如坐针毡慌得上蹿下跳了吧。不过我不会再像初高中时的自己,心理防线如此不堪一击,看过更大的世界后站在一个更高的视野回首看待这些事,真的就会释然了。大一大二一团糟的课程学习导致现在孱弱的GPA,在竞争如此激烈的计算机专业下被其他竞争者撞得拒信满堂是我早就该预见的结果,那么或许我就该认命了,就去乔治华盛顿读两年混个master文凭算了,但内心一直有一种声音告诉我:我不会就此停下。
我一直是一个很有计划性的人,对于未来的规划也如同苏联和天朝的五年计划一样精打细算铁板一块,做任何事情都会在心里首先预演一遍,把利弊得失全部轻度计算一下。这样的性格特质也造就了我一直以来谨小慎微的行动方针,直到现在英语人格成长到足够强大足以影响我的处事方针和人生观念时,事情突然发生了转变。
        首先关于语言人格这件事,我不是胡说八道,最早在知乎上看到过相关帖子,后来和一个法国人和韩国人都深入沟通过这个问题,掌握一门语言,身处一种语言环境是的的确确能产生一种新人格的,它与主人格相互交织影响,对自己的性格和处事方针都有巨大冲击。当然我说这么多绝不是让大家拼命学英语或是别的什么语言,那就更扯淡了,我不是语言爱好者,只是通过这个途径我仿佛打开了一扇门,让自己很想和大家分享下我的观念:
        不要轻易judge他人,不要从他人的一些日常举动来断定他到底是一个什么层次的人。永远不要因为一个人抽烟,或者非主流,或者同性恋,甚至是抽大麻就断定这个人是个混子,是个社会渣滓,是个道德上的败类,不值得给予关心,不可能做出善举,对社会永远不会有贡献。他在工作或是学术上的建树是不可能从他的生活行为上体现出来的,你在摇滚酒吧里可能碰见诺奖得主,你在图书馆也可能遇见一无是处的废物,只是概率分布的问题罢了。不要因为一个人打耳洞,一口一句fucking+noun就断定他和自己不是一路人,或许这个狂放不羁的外表下暗藏着一个十分有趣的灵魂。这样的例子真的数不胜数,但我有充分的理由可以肯定一个观点:永远不要轻易judge他人。
        人总是友善的,只要你愿意开口,总会交到很多朋友。过去我是十分害羞或是不健谈的,和别人熟络的速度也不算快,但伴随着这大半年来一路的旅程,我发现无论是中国人,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还是韩国人,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十分友善的,只要你愿意开头说一句你好或是hello,无论是一起等公交车,一起参观一个景点或是一起住在一个屋檐下,一句问候或者目光对视时的一个微笑都有可能给你带来一个朋友,过去的9个月里,从深圳香港和祖国的各地甚至是地球上除了南极洲的每个大洲我都有幸通过一个微笑或闲聊交到了朋友,其中不乏有过深度观念交换的好朋友。我真的很享受这个过程,见识过gap一年周游世界的法国兄弟,在长城上卖唱的墨西哥大哥,生活经历遍布几个国家的韩国姐姐,三个月志愿活动的美国女孩,阅人无数的房东小哥后,我在他们身上找到了年轻的活力和一种与世俗计划生活抗衡的梦想的力量。有人说我可能活在梦里,没有收入没有学业哪里来的闲心去说你好hello?那我只能说生活既然已经如此艰难了,你还要把自己内心负担的重量压在自己的身体上,岂不是更扛不起?实习时我也和众多工作压力极大的腾讯大哥和学长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一起经历过高中种种压力的同学不也坦诚相向的完美对象。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压力,有的只是自己强压给自己的紧迫感,纵然身躺铁轨面对即临的火车,也要有种闭上眼睛感受逼近气流的淡然。生活还不至于到要吃了你的地步,为什么不以微笑示人?世界是友善的,只是很多人没有发现这点而已。
        不要以为很多事情很高端自己没有能力尝试,这点同样适用于经济上。先说经济上的,很多人以为旅游或是外出游玩消费极大自己负担不起,就给自己找了个完美的借口不愿走出去,继续待在自己的舒服区内。事实上,旅游也分很多种,穷游的概念已经存在很久了,旅游绝不以物质享受为主,很可能外出的条件还远不不上自己的寝室,但自己在视野上和交际上的提升绝对比待在自己每天的舒服区高了几个级别。如果经济预算允许,你可以出省甚至出国游,不求食宿好,但求见得多行得广。如果经济拮据,周末坐个公交车去城北的公园里和晨练的人们交流几句,了解下别人不同世界的生活,这样的经济投入和精神回报比得是十分之高。除此之外,关于旅游的观念上我曾经和和尚还有过一场辩论,他认为出来旅游是度假,以休息好吃好喝好为主,不要太累。但我认为,出来旅游就应该每天把自己所有的体力全部耗尽不留一点,去体验更多的事物,食宿可以差一些但一定要见到更多的人去到更多的地方,旅游时间可以不长但每天要像战时状态一样多体验。这里的意思也不是要求走马观花开火车一样多遍历更多的景点,碰到自己喜欢的地方当然可以多待几天完全没有问题。要点是,例如晚上10点回到住宿处如果还剩20%体力我就不会睡觉,再去bar喝一杯耗尽今天所有的经济预算和体力预算才罢休,这样才是最利用时间最酣畅淋漓的旅行,这样我才会感到由心底的爽,虽然每天日行三万步,但精神上却比吸了大麻还亢奋~再说思想上,很多人不想尝试一些事物认为它们太高端完全是不愿脱离自己的舒服区,往大的说这就是典型的右派,往小了说这就是懒,没有新的尝试没有观念和行为上的突破。我一直认为突破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词之一,健身做完3组累到脱力后,如果这时候再靠意志顶1组,可能会累到缺氧呕吐,但下次再练等量时就可以适应了,这就是突破,突破了当前的身体极限;外出时碰到了一个很有眼缘的姑娘,但内心的社交恐惧症在作怪,太害羞,这时候就要顶着心虚上去说你好或是hello,这就是突破,突破了自己当前的交际极限;走夜路不敢走,蹦极跳伞不敢尝试,人多的时候演讲害羞,生活中时刻有这样的挑战,有时候就差意志强硬的一口气,就能实现一个完美的突破。过去的9个月里,我实现的突破的次数比过去20年加起来还要多,带来最直接的结果就是自己会更加自信,不会随波逐流,会有自己内心的一套benchmark,碰到新鲜事物本能反应不是害怕而是兴奋。所以,不要觉得自己不能从事什么活动,不要不敢尝试,世界上没有高端的事情,只有畏惧的内心。
        一定要有自己的一套长期计划。这里所指的长期计划不是指25岁工作,30岁结婚,35岁买车买房,这样类似五年计划一样的铁板而又腐朽的计划是缺乏灵活性的,是跟不上需求变更速度的。我计划在某公司工作5年,计划在10年内在某市买房,但搞不好2年内就跳槽移居别处了。这样五年计划般的人生规划已经被我遗弃了,跳槽工作地点甚至工作国家的频繁变动都是我预期之内的,至少30岁之前很可能会有很长一段游骑兵般的生活。我所指的长期计划是如同daemon进程一般常驻在人生后台中的,例如我现阶段的长期计划就有三个:IM, CBP和E&H,分别针对提高英语,计算机技术,以及生活视野的长期计划,里面计划了未来2年或是几年内需要掌握的技术或是需要达到的高度,定好节点,每日总结最好能写每日log,这样的提高是一步一个脚印显著可见的。没有什么事情没有什么改变是不能在长期计划巨大的威力下不能妥协的 (例如在不到新开展的E&H计划下我从一个直男癌土豹子好转了很多很多 hhhhhh 厚脸皮地大笑中)碰到自己薄弱的地方不要着急,定下为期一年以上的长期计划文火慢炖,就算是尖石都能被软贝磨成珍珠的。所以,静下心来好好制定自己的长期计划。
        永远都要保持一个谦卑的心。这个世界太大,高手如云,永远不要认为自己有所小成,到头来总有人能把你秒得渣都不剩。朋友圈子里总有人认为我很厉害,学业不错身体还行性格随和,但其实我永远只是在争我自己朋友圈子里的四分之三位,这是我自己发明的名词,就是超越自己认识人里面的75%。初中时进入了自己心中朋友内的前25%,到了高中一中高手如云又得努力争取进入新的四分之三位,大学到了交大后,大一懵逼了一年多,赶紧重新迎头赶上进入新的四分之三位,现在又认识了很多要出国的学霸,或是计算机大神,或是周游世界阅人无数的各国朋友,一个个新的四分之三位越来越难进入了。试问在自己的朋友圈内连前25%都进不了哪里来的猖狂说自己是优秀的?只能继续保持谦卑,赶一个又一个新的四分之三位。过去我总结了一个公式:自信=能力/视野。我仍然绝对这是成立的,能力越大自然越来越自信了,但是视野越大见识更多的厉害的人后才会发现自己原来so shitty。这个世界太大,时刻保持一颗谦卑的心,时刻保持危机感,才能真正做到可持续地进步,在赶一个又一个四分之三位的过程中突然回首望去,原来自己已经走了这么远了。
homephoto
        以上是最近9个月以来我最新的观念和想法,旅途中完成并且仅代表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Edward Xu

Meditations

分享一首应景的背景音乐 Refrain

一天天,我们每天都在经历不同的事情,这些经历和回忆让我们成长,让我们不会像小时候一样无知和短见,但,在获得了这些成功人士很重视的经历和眼界之外,我们失去的更甚。你可以把成长理解为不断认识的过程,你也可以把成长看作是不断失去可能性的过程。我们涉世越深,我们变得更精于计算,我们开始以金钱和物质生活的美好衡量自己生活的幸福感,我们开始挑选更引人注目的代步工具,我们为了住在百米豪宅里而在职场上尔虞我诈,为了完成一个KPI不惜一切代价,渐渐地,我们开始变成了自己刚刚懂事时那个自己最厌恶的形象。是什么究竟让我们变成了现在或是十年后我们不得不变成的样子?

初中时,刚刚接触物理的我,幻想长大了从事物理科研工作。高中时,物理竞赛后只获得二等奖的我,幻想了以后进中科大搞应用物理算了,理论物理太难。本科时,我被调剂到计算机专业,干脆也不为了年少的梦想转去物理系,就在计算机这个物质前景很好的专业发展算了。有人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可我们不是活在空气中,在重度竞争的大环境下,能保持一颗善良不为一己之利坑害别人的内心,我们就算及格了。ICE同学是我成长过程中遇见的最优秀的人,他在初高中一直保持着很高冷的作风,这样的气质可能配上他九江市中高考双料状元的名头也不会让人觉得惊讶。几年后再见他时,却觉得平易近人很多,我问他是什么让他妥协了,他说,是生活的艰辛吧。

Meditations

五岁的时候,你可以为捕捉一只蝴蝶,而跑到一公里外的田野;十岁的时候,你可以为一个冰激凌,跑遍大街小巷的商店;十七岁的时候,你可以为喜欢的人,一个人去陌生的城市;二十七岁的时候,你可以只为了生活,而随便就找个人,过一辈子。你说,你越来越懒了,懒得去爱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这句著名的话:Most men die at 27, we just bury them at 72.

我们一天天的长大,未来的可能性却来越小。大家都说,孩子是一张白纸,一幅幅惊世名画只要细心雕琢就可以跃然纸上。可今天,早就跨过20大坎的我们发现孩子这个词和我们已经不沾边了:我们曾经幻想过研究在年幼时看起来牛逼哄哄的微积分,却发现那些也就是无聊的数学变换罢了,并没有当时想象的拥有改变科学界的能力。我们也曾幻想过自己的本科生活要过的多么精彩刺激,要有电影一般的情节才算不辜负人生中最可以放荡不羁的4年,到现在才发现本科生活仍然有许多条条框框,我们被GPA限制,被未来的出路限制,甚至连翘课都没有过几次,这样规矩的大学生活,是当初我们拥有4年可能性是所设想的那样吗?高三毕业后,那个拥有未来4年本科无数可能性的我幻想过无数疯狂的计划,想过大学要过上多么有力量感的生活,要学会多少高超的技能,现在还剩大半年的我发现,原来过到现在自己连gap一年这样任性的勇气的拿不出来了,当初年少时要征服世界的傻劲去哪了?也被一场场考试,一次次失败打磨干净了吗?

人生的主题就是不断用自己对理想的勇气挑战可笑的现实。

我一直就是一个比较理想主义的人,经常会做出一些从实际效果上来看出力不讨好甚至可能现在回首望去当时的举措是多么天真可笑的事。但,如果回过头来,发现没有任何人或事也没让你难受过,只能说明你的青春也挺空白。这经历过的一切都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不是让人艳羡的高超专业技术,不是耀眼的名牌大学学位,不是能让自己赚的盆满钵满的职位;而是在一个午后醒来,突然回想起这段时光里的某件事,能让自己由心底里露出最自然的微笑。

这就是青春的魔力吧。很矛盾不是吗?一方面我强调青春的成长过程失去了未来很多的可能性,每过一天,你成为国家主席的可能性就以幂级数的速度降落,我们在以飞速失去极其多可能的未来;但,另一方面,我们都在经历着只属于我们自己的青春,总有世界上被你独享的风景:可能是他人无法窥视的家中清晨7点的丁达尔效应,可能是山间小路某个无人探索到的角度形成了绝美的一幅画,还有可能是她/他只会向你露出的微笑……这些只属于你自己的经历和回忆构成了现在独一无二的你。

但,现在这个独一无二的你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你吗?事实上,很多人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采取如今这一系列举措的,为什么要考研?为什么要努力学习按时作息?为什么要在本科四年内过出现在的样子?或许只是因为惯性,自己一贯优秀,就该每时每刻在努力中;或许是因为随流,大家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不去细想自己到底在追求什么;或许只是随遇而安,走一步看一步,不去想未来和过去,过好当下。有多少人在本科四年这样的温水中把自己最初的抱负和理想像一只只青蛙一样被慢慢抹杀。永远不要试图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长期计划的制定和执行,时刻保持危机感,在战略层面上对自己的未来进行规划,把每一天消逝而去的可能性尽量变成利好的极致。想象总是好的,鸡汤也总是充满希望的,这或许就是鸡汤如此受欢迎的原因吧。然而现实生活不会总是这么温柔,我们的锋利也会被渐渐磨平。我的本科生活迄今绝不能说让自己满意,现在的我充其量也就是至少自己不会厌恶自己。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向生活妥协了太多,远和最初设想该有的模样相去甚远。

人会长大三次。第一次是在发现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时候。第二次是在发现即使再怎么努力,终究还是有些事令人无能为力的时候。第三次是在,明知道有些事可能会无能为力,但还是会尽力争取的时候。可能我们已经错失了很多机会,可能现在的我们和想象中的自己千差万别,但是现在就认命会不会太早了?就算是二十七岁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像小时候漫山遍野地追逐蝴蝶呢?生活的压力一直没有变,变的只有我们的勇气和战略上的勤奋。我们正处于一个远比高考前更关键的节点上,不是因为考研的结果,申请的结果,或是找工作的结果,只是因为现在的时光更加宝贵,我们能创造的机会远比以前更多。所以,请继续做好自己吧,不要浪费每天消逝的宝贵的可能性,无论什么经历和回忆,都伴随着这段岁月的痕迹,而这段岁月太快不会给你后知后觉的任何机会。

这篇算是自我反省的鸡汤吧。很多同学仍然在为考研,为出国留学和其他自己的目标而努力或者迷茫中,如果看完这篇文章能给你带来一丝安定和感悟,深感欣慰。

愿我们终不会泯然众人,各得所愿。

Edward Xu

脑洞杂谈

新成立的博客急需文章来支撑,所幸,有道云笔记里记载了从大二开始的一系列灵感和想法,现在就先挖掘出来一些支撑新博客的库存。这篇文章可能会很杂乱,包含了我过去对于宇宙和计算机未来的一些思考。大家就当做脑洞文来看就行了~

如何证明宇宙并非已经永恒存在了,因为夜是黑的————霍金

关于费米悖论(至今没有外星生命对地球探索的事实和宇宙中外星生命存在可能性极高的悖论):为什么人类还未探测到外星生命的存在?宇宙已经存在了137亿年,人类仅仅有400万的历史,而且人类的各个阶段是断层的,突进式的,现在的人类无法和400万年前的人类交流,400万年前的人类甚至无法探测到今天人类的存在(飞机,飞船,汽车等设备已经让人类看起来不再像浑身长毛的猿猴)同理,在宇宙不同时间点的生命同样也不能与人类交流,人类不能检测到他们,可能他们处于1000万年的阶段,可能处于1亿年的阶段,可能处于2亿年的阶段。阶段不同生命的表现形式可能会有巨大差别,偌大的宇宙,我们之所以无法检测到它们的存在本质就是因为400万/137亿实在是太小太小了,这个数量级乘以宇宙的物理尺度也不算太大,综合时空两个尺度的考量,我们遇见我们能检测到的生命体的概率真的是微乎其微,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还没能检测到外星生命的根本原因。(仓促之间从有道云搬运过来,这是大二下的想法)

关于计算机科学的发展前景:如果说人类革命的前两次变革是以物理学科的机械和电气为基础的话,那么第三次工业革命必然是以计算机专业为核心的。从1946年第一台计算机诞生以来到互联网给单点计算机带来了无尽的生命力就可以看出计算机这个学科强大无比的生命力,甚至可以说计算机已经和物理、生物并列成为几大支柱科学之一。有人甚至猜测,生物是研究碳基生命的学科,那么计算机的未来是研究硅基生命的学科。计算机学科呈现一种放射性的发展趋势,无论是硬件从物理方面的变革(如量子计算机或者体系结构的更新)可以带来质的飞跃还是从软件方面(新的开发方法,新的通用算法,人工智能数据挖掘的新生力量)都能给人类社会带来极大的冲击。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如果抛开考试申请就业等等杂事,我可以把所学专业当成一种至高无上的事业来看待,因为每个学科都发展到极致都会有其相应的哲学意义,计算机也是如此,曾经研究过一个有趣的模型(就是上次发表的论文主题)叫做康威的生命游戏,这就是我认为这个学科神奇之处的一个很小方面。总而言之,从大的方向讲,我喜欢上计算机的原因就在于这个学科的创造力和有能力改变世界走向的发展前景,计算机能够用技术加速模拟一些过程的实现(模拟核弹爆炸过程,模拟地球生态发展历史,模拟宇宙!),这就是我所认为这个学科的终极目标:计算所能计算的一切,用计算结果解读宇宙。

CS

对于计算机的应用前景:到了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内,大家已经能很明显的发现,由于计算机和互联网的日渐成熟,人类产生的数据量或者说是信息已经远远超出了历史上的信息总和,这个现象称为信息爆炸和大数据时代。一个社会的发展标志之一必然是它所能承载和处理的数据总量大小(信息熵增益)。相应地,计算机学科必须有能够处理如此庞大数据量的能力才能跟上社会应有的发展速度,这样整个人类文明才处在一个正确的发展轨迹上。除开信息处理的方向,再往小的说,互联网就算不给社会带来巨大变革,它也可以作为一个服务业而繁荣地存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腾讯公司的发展理念——连接一切,让互联网显著地改善人类生活质量。QQ,微信,等等优秀产品已经在向这个目标发起冲击,我们的生活质量也的确因为互联网产品而多姿多彩。未来的计算机发展方向我认为也可以从学术型和工程型两个方面考虑:学术型计算机科学未来会向人工智能与大数据挖掘这两个方向大有建树,一是由于信息处理需求的需要,二是在学科本质上人工智能必然会做出巨大贡献。工程上计算机科学的方向的确如同腾讯所言,连接一切,让人类能够控制已有的一切设备和人际关系,物联网、可穿戴、世界同网,那将是一个由互联网驱动的时代。

最后再加上关于人工智能极其深刻的一句话:

人工智能创新和人工智能安全的赛跑,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竞争。我们真的可能结束我们对地球的统治,而那之后我们是永生还是灭绝,现在还不知道。

 

由于时间紧迫,条理混乱,以上见解只代表个人观念,大家就当脑洞文看就行~

Edward Xu